美国最高法院的5:4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21日

       赵灵民 6月28日, 美国最高法院九名法官以5比4的投票结果裁定, 奥巴马2010年3月签署的医改法案的核心内容符合宪法。关键的一票来自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 他的叛逃以挽救该法案是奥巴马总统任期内的一项重大成就。
       但 5:4 的投票以及围绕医疗保健法案的辩论和对抗也凸显了美国社会的深刻分歧和裂痕。法律高于党的利益。
       目前, 美国最高法院的九名大法官中, 里根任命了两名, 老布什任命了一名, 乔治·W·布什任命了两名。这些人倾向于保守;另外四位, 两位是克林顿任命的, 两位是奥巴马任命的, 而且偏向自由派。罗伯茨于2005年被乔治·W·布什任命。在过去的七年里, 在大多数情况下, 他都坚持保守的立场:限制在校学生的言论自由, 支持死刑, 公民持枪, 维护利益政府和大企业财团。按照他一贯的立场, 他应该否决医改法案。但罗伯茨出人意料地选择了支持, 自由派《纽约时报》称其造成的震撼堪比当年尼克松访华。保守党和共和党人对罗伯茨的“背叛”感到愤怒, 称他为“叛徒”。有人将罗伯茨的脸贴在他们的 T 恤上, 并在上面标上“懦夫”这个词。罗伯茨的举动引发了各种猜测和讨论。法新社认为, 罗伯茨的举动平息了人们对最高法院的强烈怀疑:此前批评人士表示, 最高法院将按照政治路线进行投票, 并将在大选前四个月阻止奥巴马在国内取得的最大成就。如果最高法院推翻医疗保健法案, 美国人民将把最高法院视为追求极右翼、倾向于企业的议程的工具。罗伯茨的决定性投票挽救了最高法院的声誉。事实上, 自2000年最高法院通过裁决将乔治·W·布什送入白宫以来, 美国人就一直怀疑最高法院司法裁决的权威性和公正性, 奥巴马医改法案的推翻必然导致两党争执。他们之间的相互攻击越激烈, 最高法院成为斗争工具的印象就越难以消除。罗伯茨的投票表明他更关心最高法院的声誉而不是政党的利益。美国政治制度的制度设计也为罗伯茨的选择提供了充分的保障。在美国宪法体系中,

最高法院作为司法部门, 与以白宫为代表的行政权和以国会为代表的立法权并列, 相互制衡。然而, 与由人民选举产生的行政官员和国会议员不同, 最高法院大法官由总统提名并由参议院批准。只要他们忠于职守, 就可以终身任职, 除非被国会弹劾, 否则不能被免职。在内部运作方面, 最高法院也有一套严格的规定, 以确保公正性, 避免暗箱操作。在审判期间, 法官不能私下与任何委托人或律师交谈, 除非在所有人都能听到谈话的公共场所。此案只能在内部会议上讨论。会议室外, 法官之间关于案情的任何交流一切都必须以书面形式完成。就算是2个人的讨论, 也必须要7个人才能传阅。
       有了这整套制度保障, 在美国历史上, 像罗伯茨这样做出出人意料的决定的法官其实不在少数。最著名的是大卫·萨特法官, 他于 2009 年退休。由老布什提名, 当时他被认为是彻头彻尾的保守派,

但事实证明他绝不是保守派。在 2000 年那个著名的判决中,

他甚至投票反对乔治·W·布什竞选总统。共和党人因此将苏特称为布什总统最大的错误之一。但正是因为不需要政治考虑, 美国最高法院200多年来通过了大量促进政治变革和社会进步的判决。 1971 年, 最高法院不顾政府的压力, 允许《纽约时报》发表秘密的越战文件, 从而进一步推动了言论自由的界限; 1973 年,

最高法院确认了妇女的堕胎权。现在, 罗伯茨也在关键时刻挽救了医保账单, 未来人们可能会将其与上面提到的两个著名判断进行比较。但罗伯茨也需要正视最高法院内部以 5:4 为代表的严重分歧。事实上,

在过去的几年里, 最高法院近一半的判决都是以5比4的票数达成的, 这是史无前例的。 Outside the courts, the debate over the health care bill is far from over, with Romney vowing to repeal the bill immediately if elected president.美国社会的分裂在医疗保健问题上很明显. “美国梦”已成为过去。托克维尔在他的《美国的民主》一书的开头说, 美国给他的震撼是其社会的平等和平等的财富。当时的欧洲,

政治、经济、文化资源都被贵族垄断, 老百姓永远无法成功。在美国, 身无分文的人可以白手起家, 迅速进入上流社会, 没有任何等级秩序限制人们的自由发展。这就是后来人们谈论的“美国梦”。但今天, “美国梦”已经严重褪色。 1970 年, 最富有的 1% 的美国人赚取了全国总收入的 9%, 而现在接近 25%。以前收入是普通工人50倍的CEO在2001年的收入是普通工人的500多倍。根据皮尤中心的一项调查, 42%的美国社会底层男性仍与成年人处于同一阶层, 只有 8% 的人最终进入社会阶层的前五分之一。这些数字远高于传统的被认为是一个阶级分化严重的欧洲国家。造成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经济结构的变化。主导美国后工业社会的创意经济使智商越来越与成功和社会地位联系在一起。而全球化促使美国产业结构迅速转变, 制造业向第三世界转移, 受教育程度低的男性就业机会明显减少。然而, 高智商的高学历男女结婚生子, 使得社会分化成为一种越来越难以改变的遗传现象。社会地位的分化和固化, 使美国社会的阶级对抗日益严重。在政治上, 它已经演变成保守派和自由派之间的两极分化和日益激烈的党派斗争。民主党和共和党两党视对方为敌人, 互不讨好。任何一个小问题都会导致两党之间无休止的争执和紧张。这已经产生了严重的政治后果。 2011 年 4 月, 围绕预算, 民主党和共和党在临时预算到期前一小时的最后一刻达成协议, 避免了联邦政府关门。 2011年7月和2011年8月, 两党还在是否提高国债上限问题上争得最后一刻。
       早在2010年3月国会通过并由奥巴马签署的医疗保健法案也是如此, 但此后全美26个州纷纷提起“违宪医疗改革”诉讼, 最终取决于最高法院。一个严重分裂的社会、严重敌对的政党和一个严重分裂的最高法院是当今美国的现实。对于一个不能接受自己世界第二的国家来说, 这比医保法案是否通过是一个更大的问题。

返回到上一页>>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3 海宏科技有限公司 haihongkeji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latessitora.com) ICP备案号:藏Z2-20186529